出版與版權服務平台


首頁/行業新聞 /作品進入公有領域就能随便用嗎?

作品進入公有領域就能随便用嗎?

數據來源:版權業網更新時間:20180208閱讀量:1180

近日,一則惡搞《黃河大合唱》的視頻引發的争議頗受媒體和各方關注。據130日《新京報》報道,《黃河大合唱》曲作者冼星海之女冼妮娜近日公開發聲,稱對于惡搞《黃河大合唱》者,将通過法律途徑維權。她表示,對經典文藝作品的改編、二次編排應當有底線。筆者寫稿時,網上已經無法找到這個惡搞視頻,媒體稱都已被下架。因已看不到惡搞視頻,筆者無法就此事的著作權問題發聲,隻是由此引發了對公有領域作品版權保護的一點感想。

《黃河大合唱》是中華音樂寶庫的一顆明珠,傳唱幾代人、激勵幾代人,說它體現了中華之魂,應不為過。冼星海先生創作它,就是為了讓國人傳唱傳播、鼓舞鬥志、救亡圖存、振興中華;從版權的角度看,這正是音樂作品作為一種知識産權不同于普通物權的特點所在,即通過“他用”和傳播來實現價值。我想,冼星海先生在天之靈,聽到他的歌被後人廣為傳唱一定是非常高興的。

這裡的一個問題在于:對《黃河大合唱》随便怎麼用、怎麼唱都可以嗎?看了這個報道,有朋友說,冼星海先生于1945年辭世,《黃河大合唱》已經過了版權保護期,是不是可以随便使用了?答案是否。

首先,該部作品尚在版權保護期内。我國現行《著作權法》第二十一條規定,“公民的作品,其發表權、本法第十條第一款第(五)項至第(十七項)規定的權利的保護期為作者終生及其死亡後五十年,如果是合作作品,截止于最後死亡的作者死亡後第五十年的1231日”。冼星海先生已經離世70餘年。但切不要忘記,冼星海是《黃河大合唱》的曲作者,這部作品還有詞作者——光未然,光先生卒于20020128日,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,這部作品的版權保護期是到2052年的1231日,所以說,《黃河大合唱》尚在版權保護期内,沒有進入人們常說的“公有領域”。

其次,即使已經進入公有領域的作品,也不是可以随便用的。這點尤要提醒使用者和傳播平台注意,進入公有領域的作品是可以不經許可使用、也不必付酬了。但,這僅是就作者發表權和财産權利(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的第五項至十七項)而言的。《著作權法》第二十條還規定,作者的署名權、修改權、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保護期限不受限制。

這是什麼意思呢?就是說進入公有領域的作品,你使用可以,但必須署作者名字、不得任意修改、不得侵犯原作品完整權,我們通常把這些權利稱為作者的人格權或者人身權利。這些人身權利是作者永久享有的,生生世世永久享有。

有人可能會問,對于早已進入公有領域的幾百年前、或更早的作品(此處不讨論幾百年前是否有版權和版權法),像中國的四大名著,能改嗎?答案是,也不能任意歪曲篡改!作品的原貌構成了作者人格權的一部分,而人格權是沒有期限限制的。那,這些古人的權利誰來維護?公權力、媒體、公衆、你我都責無旁貸。文化、版權管理部門的幹預和管理是職責所在,因為事關文化遺産和公序良俗的維護。司法維護法律的尊嚴和權利人的利益。而媒體、公衆和你我,也應當向歪曲篡改、低俗惡搞的侵犯他人人格權的行為說不!

當然,何為歪曲篡改,這絕對是一個需要聯系個案具體分析的問題,但無論如何,嚴重影響作品原貌、嚴重歪曲作者原意、損害大衆和民族感情的作品“使用”,恐怕應在侵權考量之列。所以,《新京報》報道中說,有律師表示“表演、傳播自行篡改的文藝作品,或涉侵犯著作權,制作者及播出平台或将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”,這不是唬人之語。



版權聲明:部分内容源于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侵權請聯系我們删除。本網站原創内容未經授權請勿轉載,違者必究。

“一站式”出版服務·分步流程·四審四校

登記流程 注冊并登錄

  • 填寫申報材料
  • 支付相關費用
  • 通過實名認證
  • 辦理申報手續
  • 服務完成,發放ISBN條碼

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

TOP
返回頂部
查看購物車
掃一掃微信溝通
掃一掃微信溝通

010-57180929(0927)

在線時間:上午8:00-下午20:00

在線咨詢
關注版權業
版權業微信